是金毛不是旺财

只有脑洞没有文笔…世界再见

【DMHP】你的气息

转一发超棒的文

蓦然酱:

写在前面:




感谢 @是金毛不是旺财 小天使提供的超级赞的梗!!!




虽然我写的很迷,最后似乎烂尾了,就仿佛忘了吃药一般,但还是希望喜欢QWQ




以及,因为真的超喜欢这个梗,可能还会用差不多的梗写一个长点的,请期待把www




以上√






——————————以下正文——————————


 


 



 


 


Draco正在优雅的享受自己美味的晚餐。盘子里有他最喜欢的法式红酒羊排,入口的鲜美味道让Draco满意的眯了眯眼睛,看起来就像一只饫甘餍肥的猫。


 


就在Draco心情极佳时,突然,一股难闻的气息在他的鼻间蔓延开来,一下子把食物的鲜香冲的无影无踪。显然,没有什么比这种事情更葬情绪了,可是Draco的重点却没有放在这里。他对这气息太熟悉不过,却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它背后的意义;他猛地回头想要证实什么,然而最后的希望却被事实打破:


 


Gryffindor三人组没有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毫无疑问,愚蠢的,没有脑子的,Gryffindor的伟大救世主Mr’Potter又出事了。


 


即使Draco已经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闻到这股气息了,这种认知还是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无意识的松开了拿刀叉的手,餐具滑落,银质刀叉和白瓷盘子碰撞的声音在安静的Slytherin长桌显得格外的明显。很多人都偷偷的瞄向了Draco的方向,目光中带着猜疑,审视,可Draco没有心情理会他们。不安的情绪在他的心中蔓延,像是决堤的洪水。即使他已经极力的保持镇静,可是一丝惶恐还是爬上了他的面容。


 


“Draco?你还好么?出什么事了?”坐在旁边的Pansy有些担忧的看着面色大变的Draco。


 


“没事。”Draco回过神来,语气有些生硬的回答。


 


“可是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差……”


 


“我说了我没事!”德拉科不耐烦的低吼。


 


“好吧。”Pansy挑了挑眉,并不在意Draco的态度,“虽然你刚刚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不过如果你愿意,我还是很愿意当一次垃圾桶,让我们的小少爷Draco倾诉一下每个学期末都一惊一乍,脾气暴躁的原因。”


 


“Pansy,如果你继续多管闲事,我也不介意把你和Blaise二年级就在一起了的事情告诉妈妈,然后让她‘不经意’的透露给你母亲。”Draco冷笑着说。见Pansy变了脸色,Draco不与她多纠缠,起身离开了餐桌。


 


“威胁我!他怎么敢!我明明是为了他!”身后传来Pansy愤怒的声音,不过显然质问的对象并不是Draco,“还有,刚刚你怎么不说话?”


 


“Pansy,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打探别人的秘密是不礼貌的。”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毫无疑问是Blaise,“你需要Draco给你个教训才能记住这个道理。”


 


“你就知道向着他……”


 


Draco走出礼堂,因为距离的缘故,两人说话的声音变得不清晰起来。Draco从来没承认过,其实他很羡慕Pansy和Blaise。你情我愿,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虽然两人都是Slyterin,但面对彼此的时候却不需要伪装。不像他,时时刻刻都要带着一张面具,可能这辈子都没有人能摘下它……


 


鼻腔中难闻的气息还没有散去,顽固的盘旋着,时不时地戳一下Draco敏感的神经,提醒他Potter还处在危险之中。


 


是啊,Potter还在危险中。可惜,他无能为力。


 


Draco揉了揉已经有些麻木的鼻子,有些烦躁的踹了一下城堡的大门,然后走了出去。他急需一点新鲜空气来调整一下心情。


 


 



 


 


Draco不自觉的走到了黑湖边。他平常不会来这里,除非是想找Potter的麻烦——这是Gryffindor三人组的常驻地。Draco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或许只是为了吹吹风,又或许是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不管是什么,他都不愿意去细想,也拒绝承认这是在逃避。


 


Draco在湖边坐下。轻柔的微风戏弄完湖面,点出片片涟漪之后,又调皮的拂过他的发。一些碎发被吹的东倒西歪,不过Draco并不想去打理,反正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一只小松鼠从禁林溜出来,好奇而戒备的看着这个入侵者,小心翼翼的一点点靠近他;而当Draco伸出手想要抚摸它一下的时候,它又飞快的窜了回去。难闻的气息仍在,可Draco还是勾起了嘴角——大自然总有些神奇的魔力。


 


接下来的时间,Draco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安静的盯着湖面,从落霞满天的傍晚一直到星斗遍布的深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又或许知道,只是不敢面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难闻的气息消失了。德拉科刚松了一口气,身后就传来了疲惫的脚步声。那声音在他身后几米停下,紧接着一个荧光闪烁在他的身后点亮,身后的人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Malfoy?!你怎么会在这里?”


 


“Potter,或许你那巨怪一般的脑子并不能让你记起这是一个公共场所,而不是你家的地盘。”Draco站起身转向Harry,用傲慢的语气掩盖着自己的心虚。


 


“所以呢?你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坐着干什么?”Harry皱眉看着眼前的Slyterin。Draco和Lucius一样的铂金色的发使Harry想到刚刚发生的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这让他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一股怒火,想要做出一些很恶毒的事情;可是他仅剩的一点点理智又告诉他,Draco不是Lucius,不应该遭到这样的对待。


 


“我们伟大的圣人Potter在这个时间出来又是干什么呢?”Draco没有回答Harry的话,假笑着反问。


 


“Malfoy,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吵架,滚开。”Harry不想再搭理他,怕自己真的忍不住甩一个钻心剜骨在他身上。


 


可惜Draco并不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情,依旧挑衅道:“Potter,是我先来的,该滚开的不是你么?”


 


Harry忍不住想抽刚刚心软的自己一巴掌。这种混蛋,跟他的父亲有什么区别,都是一路货色。他再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吼出了咒语:“统统石化!”


 


这句咒语为两人的战斗拉开了帷幕。说是战斗其实不太准确,这更像是哈利单方面的殴打——毕竟Draco根本就没有还手,只是偶尔举起魔杖来格挡。说实话这并不怎么符合Slyterin睚眦必报的性格,不过Draco暂时顾不上想这些。他只觉得今天的Harry很不对劲,似乎恨他入骨,就好像两人有什么血海深仇一般。


 


“你为什么不还手?!”Harry目眦欲裂,大声的嘶吼着,一边射出咒语一边咒骂:“你这个卑鄙的,无耻的小人!你们Slyterin,你们Malfoy无恶不作,你们都该死!阿瓦达索命!”


 


Draco不敢置信的看着那道绿光朝着他射了过来,本能的侧身一躲,咒语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打入了禁林某一棵树的树冠。那树冠上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叫声,紧接着,一个小东西僵直着身子,从树冠上直直下落,最终“啪”的一声狠狠地拍在了地上。


 


Harry停止了攻击。他呆呆的看着那个方向,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瘫倒在地上。魔杖从手里滑落,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可他并不在乎,只是低头把脸埋在双手中,眼泪不住的往外涌。


 


“我不想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他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给谁解释。


 


城堡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显然很多人都被刚刚的动静吵醒了。Draco回过神,几步跑到Harry身边,捡起他的魔杖,想要拉他走,可是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最终,Draco急中生智,一把抱起了颤抖着的哈利,两人藏入了禁林中。


 


 



 


 


Draco抱着Harry在禁林里走了很久,最终才把Harry放在了一棵大树下。Harry看起来依旧很恍惚,双眼瞪得大大的,里面却一点神采都没有。


 


“Potter?”Draco摇了摇他的肩膀,“傻了么,Potter?”


 


Harry的眼睛终于有了聚焦。借着月光,他看到面前有些狼狈的Draco正用担忧的目光看着他。哈利缓缓的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Draco的脸,确定他是真实存在的之后猛地扑了上去,一下子把Draco扑倒在地,然后眼泪就开始止不住的流。


 


“我……我不是故意的……”Harry哽咽着解释,“我只是……只是太伤心了……我在魔法部看到你的父亲……贝拉杀了西里斯……西里斯走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了……”


 


Draco僵硬的躺在地上,飞快的用大脑将Harry的话拼凑成一件完整的事情。身上的重量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想要推开,可他最终却只是轻轻地拍了拍Harry的后背,在Harry耳边轻声安慰道:“没关系的,都过去了。”说完这话,Draco自己愣住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Harry哭的更凶了,像个被人抛弃,无家可归的孩子。他的泪水混合着鼻涕打湿了Draco的大片衣衫,奇迹的是有洁癖的Draco并没有推开他,只是任他弄脏自己的衣服。


 


等到Harry哭完都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的情绪平静下来,想到刚刚自己丢人的行为,不禁涨红了脸,幸好在有深夜的遮掩,那红晕并不会被Draco看到。他从Draco身上爬起来,想要把Draco也扶起来,却被Draco尖声制止了:“别动,你别动我!该死的Potter,你压的我浑身都麻了!”


 


Harry很不厚道的笑了。他突然发现,其实Draco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讨厌。Harry脑子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问道:“Draco,你到底为什么在黑湖旁边坐着?”


 


“跟你有什么关系。”Draco嘴硬的不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Harry,结果话刚刚说出口就被Harry狠狠地戳了一下,在腰上。


 


“你干什么?!”敏感的腰部蔓延起一阵麻酥酥的感觉,让Draco忍不住尖叫起来。


 


“你说不说?”Harry坏笑的看着Draco,“你不说我就一直戳你。”


 


“卑鄙!我刚刚帮了你!”Draco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Harry戏弄的一天,“等我不麻了你等着!”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Harry威胁似的用魔杖轻轻点了两下Draco的腰,“现在你得听我的。快说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想问问你,该死的Potter,为什么你从来都不知道注意自己的安全,每次都让自己陷入那么危险的境地!为什么你那填满芨芨草的脑子里就不能装一点有用的东西?!为什么你就不能聪明一点别跑到人家的圈套里?!为什么你不能珍惜一下自己的小命?!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德拉科恼羞成怒的吼道。


 


“你是在担心我么?”Harry的语气有些惊奇,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才没有!这只不过是为了我自己的鼻子着想而已!每次你倒霉我的鼻子都得跟着遭殃!”可惜说这话的时候,Draco的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红色,缺了点说服力。


 


“别不承认了,Draco,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没有!”


 


“可是只有特别爱Potter家人的人才能闻到Potter家人身上特有的危险信号。”


 


“……你说的肯定是假的。”


 


“不,我说的绝对是真的。”


 


“……”








———————————END———————————



帮朋友上分的时候的5拉,传出天使要改版的消息之后3个5拉中唯一保存下来的这一个QwQ

要…要饿死了QAQ求推荐大长粗的德哈斯哈文QwQ

感谢那个给我安利了【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的小可爱,讲真我想唱一下,但是莫名其妙就感冒了,并且半个月都没好。【绝望.jpg】

笑di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e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

口袋:

那些年我们写过的论文   之三

论夜游的正确姿势及发现后的应对方案_(:з」∠)_

画风清奇中带着一丝魔性......

加了一点发型,快夸我_(:з」∠)_

要不今天来一发微虐?

所以哈利是比隐形衣还逆天的存在,乃家居夜游必备!

这样的哈利给我来一打ヾ(๑╹◡╹)ノ"

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没兴趣上图挂人

这两天微博那边我个人惹上了点事情,但是有理智的人似乎都觉得错不在我,6号那天早上被朋友QQ震醒说出事了,一看,我前一天去找演员合影po照片上去的那条微博被人挂了,原因好像是我去见我们家爱豆,他见了我,还跟我合了影,而且他喜欢的是戏服,后来后援某工作人员假装自己是东票粉丝探班去找他,他没有见,工作人员说他发私信给她说她很累了请不要打扰。且不说这种话是不是我们爱豆会说出来的,就说她说爱豆不会对我们粉丝说什么但是回头会跟他们抱怨,所以她们对爱豆就不是粉丝和爱豆之间的关系了?那难道是演员和经纪人的关系?半夜1点发文挂人我觉得本来就不对,后援会会长12点多快1点问我的时候我已经睡了,会长跟我说她们联系不到我然而事实是她们除了会长没人试图联系过我。我跟会长解释了以后她说发微博帮忙澄清一下,但是最后屁都没放反而群里点名批评。我私聊了,可能话说的不是很好听,结果就是被踢出了群,现在想想也挺好的,野生粉是非少,而且有些人喜欢带节奏我真的受不了。自己天天去找天天去堵把自己爱豆堵烦了现在怪到我头上,也是不长脑子…也是,脑残粉都是没什么理智的。我一正常人跟人家脑残粉计较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瞎说点什么反正我就是亢奋#
背个单反浪一天真的重,但是谢幕拍了不少,回去理理看九爷怎么再嫌弃我像素?…签名九爷还不出来就很气……讲道理王子超温柔!我跟他说【王子你的手怎么可以这么好看】,他就把手举起来让我拍!再次错过和某欧楠的合影我想去墙角哭一哭QAQ
这次依旧没有八九调情但是瓶邪喂饺子我!看!到!了!值回票价 !
感谢土豪爸爸友情赠送680票一张让我能近距离舔到是之和顾易浩的肉体么么哒!
签名时候演员们的反应:诶这张海报我怎么签过了?好了我真的只是顺手压在下面补最后两只的签名呀……
感觉今天依旧要亢奋到深夜…夜深人静好搞事(划掉)
充实而又累趴的一天…
王子的手!(然而我拍糊了我去哭QAQ)

九爷你等着。带了单反还在前排的我一定能怼死您…再不能嫌我表情包像素差

我知道我应该早睡,我知道我9点起来还有个为期一天活动要参加,可我就他喵的睡不着…要不谁来给我个晕晕倒地解决一切?

和母上大人出来散步(?)偶遇一只晒太阳的懒猫,怕吓走就天天拍了几张,长得是真的漂亮,也不怕人